忍者ブログ

S.Horizen


刷下限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yy歷史劇(姜鐘)

題目想好再補,某人提議題目《你…我…》可是總覺得很奇怪……
終於把鐘姜文寫完了,結尾的時候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,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文(除去論文那坑爹幾千字眉毛文)。本來是要寫輕鬆甜文的,結果卻變成了虐文(應該算是虐吧…)與第一版發的基調完全不同。不過一看到小維這孩子心情就很沉重,他背負得太多,對丞相的愛太過沉重,導致後來整個人都扭曲了。看著這樣的小維怎樣也輕鬆搞笑不起來(輕鬆搞笑的只有那死中二吧)。番外構思中,希望能給小維個he。
 


話說後主降于鄧艾,敕命薑維歸降之。
 
劍閣帳中
“陛下命大將軍歸降于魏。
“什麼?!”薑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直直地看著傳令不發一語。
身邊的將士個個咬牙怒目,拔刀砍石。
 
回到自己的帳中,薑維拿出丞相的羽扇抱在胸前,潸然淚下,“丞相,對不起,我該怎麼辦…”
突然,一陣風把帳幕微微掀開,像撫摸著受傷的孩子般掠過姜維的雙肩,吹散那一頭烏黑的長髮。只見薑維嘴角微微上翹,“噗哈哈哈,蜀國還有救,丞相的心願由我來守護。”
 
鐘會帳中
“報告,蜀將薑維求見。
“啊哈,果然如我所料來了。”鐘會側靠著椅子,右手輕托著下巴,左手一揮,“傳!”
將士把薑維帶上來。
鐘會命身邊屬下退下,走到薑維身邊,轉過頭去正想蔑視一下這來投降的手下敗將,可是一看…什麼?!比…比我高?!!!於是“咳咳”兩聲之後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回椅子上坐下。
“你來找本將軍什麼事?
“我…”薑維低著頭,咬了咬唇,“我來歸降的…”
“啊哈哈哈哈哈~~~~~~~~”聽完小維的話,鐘會突然大笑起來:“你是因為知道贏不了我才來投降的吧。”
“久聞將軍英明,可惜…”薑維抬起頭,堅定的目光看著仰天大笑的鐘會,“這麼‘優秀’的將軍,卻還是被那名叫鄧艾鄉下人騎在頭上,難道不覺得可惜嗎。”
突然被戳到痛處,鐘會的臉突然耷拉下來,可是頑強的自尊心讓他的表情重新調整過來,若無其事地看著薑維。
“我肯歸降將軍您是因為我曾聽說過很多將軍的豐功偉績,要是換成鄧士載,我寧願與他決一死戰也絕不屈膝於他。
聽著薑維一直給自己帶高帽,鐘會開心死了,再看看對方相貌堂堂英姿颯爽,有這樣的部下絕對不會讓自己失禮,於是馬上宣佈與姜維結成兄弟,把兵士屋企歸還給他。
鐘會和薑維稱兄道弟,形影不離,出則同舉,坐則同席,羨煞旁人。
而小維總是一直跟在鐘會身邊,每次鐘會回頭看到都報以微笑,可是那笑臉的背後隱隱地散髮出一股陰森的邪氣
 
一天,鐘會練兵回來看見薑維獨自一人發呆,慢慢走過去從後面環繞著薑維的脖子,“怎麼了,一副陰沉的臉。”
“……”
“難道在我耀眼的光環下感到自卑了?”鐘會完全條件反射說出這麼一句話。
……恩,”薑維順勢接下去:“每次看到將軍颯爽的背影我都會想,我這種低微的人怎麼能配得上將軍這麼閃光的人。”說完就自顧把頭低下。
 
鐘會走到小維正面,雙手抬起他的頭,用幾乎吼的語氣對小維說:“給我聽好了,被我看上的人絕對是優秀的,所以以後別再說什麽配不上我之類的話。”
薑維對上鐘會的眼睛看了眼,隨即會心地笑了。
 
突然薑維猛的站起來,害鐘會整個人失去重心往後倒。只見薑維伸手把鐘會的腰環住把他扶好。這丟了臉的死中二滿臉通紅,別過臉,可是嘴裡還不忘喊著:“不用你出手,本…本將軍也不會有事…哼!”說完就轉身打算離開。走了兩步卻不見小維阻攔,心生疑惑回頭一看,只見小維兩眼無神呆呆地看著他。鐘會心中猛地一震,被小維這表情虐到了,可是自尊心卻容不得他回到小維身邊安慰他,於是又轉過頭去朝門外快步走去。
 
一連幾天,兩人一句話也沒說。見了面,小維朝鐘會點了點頭,而鐘會壓根就沒看他一眼。雖然如此,鐘會的心裡卻很著急:“他一定還是為那天的事生氣…不對,生氣的應該是我才對,害我丟臉,不能原諒不能原諒不能原諒~~~~”儘管這麼想,可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小維,但小維並沒有回頭,鐘會只是怨恨睇看著他的背影。鐘會的心有點動搖,不想這麼被冷落,可是他強烈的自尊心絕對不容許自己先開口…於是冷戰持續到第三天,鐘會終於發狂了。
 
他知道這個時候薑維一定在練兵場,於是裝作去視察實際上是看看小維的反應。鐘會來到練兵場,深呼了一口氣,昂首挺胸向著薑維的方向走去。見到鐘會來,薑維叫停了軍士,轉身向鐘會行了個禮:“見過將軍,請問將軍前來有什麽吩咐。”見了薑維這麼氣定神閑地說著寒暄的話,鐘會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,感覺完全被輕視了,長這麼大還沒試過這麼不被人看在眼裡。氣急敗壞的鐘會指著薑維,命令他馬上到房裡打算好好教訓他。
 
進入房間,鐘會斥退左右,此時偌大的房間只剩下鐘會和薑維兩個人。“砰”地一聲,只見薑維把門關上。
“你…你幹什麼!”鐘會嚇了一跳,對著薑維喊。
咔嚓,不止把門關上,薑維把門鎖也給鎖上了。“這樣就沒人打擾我和將軍了。”然後沖著鐘會微微一笑,慢慢向著鐘會走去。鐘會仿佛看到薑維背後散髮著無數黑暗的影子,可是回過神來似乎什麽都沒有,只是被一股莫名的氣場定住了,動不了身。
薑維走到鐘會身邊,把臉貼過去,很近很近,連呼吸都能感受到。鐘會全身依然不能動,只能任由薑維一直盯住自己的連,只到自己滿臉通紅。仗著身高優勢,薑維一把推倒了鐘會,把他死死地壓在地上。這時鐘會身上的束縛好像解開了,馬上就伸手想把壓在身上的薑維推開,卻被薑維一手擒住雙手往頭上壓。這樣鐘會就動彈不得,只剩下雙腳在亂踢,卻怎麼也掙脫不開。
“喂!放開我!聽到沒,翻開我!否則我要對你不客氣咯!!!”鐘會惱羞成怒,直瞪著小維。
薑維壓著身下不斷掙扎的人,臉上露出新月般的微笑,看那人掙扎的越厲害,嘴裡罵得越厲害,他笑得越甜,仿佛已經不是人類的笑容。他就這樣靜靜地俯視著身下的人,直到他喊累了,不動了,然後突然一俯身,重重地咬在鐘會那再也喊不動的嘴唇上。鐘會驚恐地睜大雙眼看著眼前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,想掙脫可是力氣早已用盡,而且那纖細的身體哪裡可以跟薑維結實的身軀較量。
深吻過後,薑維鬆開口,用手擦了擦嘴,又看看抹在手上豔紅的血,滿足地用舌頭舔著,一邊用余光掃射鐘會那扭曲的臉。鐘會難以置信地看著薑維,嘴上的痛感刺激得眼淚禁不住往外流,他這輩子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,現在可是又羞又恨。可是現在渾身無力反抗無門,只能任由眼前這熟悉的陌生人蹂躪……直到失去知覺。
 
張開眼睛,還是那個太陽高高掛起的晌午,鐘會懶散地翻了身,卻發覺渾身都是撕心的痛。突然,從背後伸出一雙手把他抱住,嚇得鐘會差點滾下床,這一動,把全身傷口抽動了,痛的他呻吟了一聲。這時,他感覺的那雙環抱他的雙手收緊了一下,背部緊貼對方的胸口,感到一陣溫暖。
“終於醒了,我很擔心呢。”
!!!聽到那聲音,鐘會條件反射地一縮,可是扯動傷口讓他又慘叫了一聲。
薑維坐起來,一臉無辜地看著臉色蒼白的鐘會,伸手想摸他的臉,卻被鐘會一手打開。鐘會用那僅存的一絲力氣聲嘶力竭地對著薑維喊:“你這惡魔,敢讓本將軍受這樣的侮辱,我…本…本將軍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薑維眨了眨那純潔的雙眼,歪著腦袋完全不明所以。鐘會看著他那無辜的表情就來氣,剛提上一口氣準備開口罵,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噎著,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捂著胸口狂咳。薑維哀怨地看著他,想伸手去幫他順順氣,可是又怕害他又疼著了,很是苦惱。於是默默地下了床,向鐘會醒了個禮:“將軍睡了一天一夜,末將很擔心,可是將軍似乎不願看到末將…”說著說著聲音哽咽了:“請將軍好好休息,末將告退。”說完就轉身離開了。
 
鐘會一個人攤在床上,全身疼痛讓他無法動彈。“原來我已經睡了一整天…”想起一天前的這個時刻,自己仿佛被魔鬼拖到了地獄——撕咬,折磨,一切讓人痛苦又恥辱的凌辱。想起那時眼前的人,不對,那絕對不是人,更像是地獄爬上來的厲鬼。鐘會恨不得把薑維痛扁一頓,把自己受的苦完全報復在他身上,可是一瞬間,思緒又馬上轉移到不久之前那看似關切地注視著自己的雙眼。“那是同一個人嗎?”鐘會閉上眼思考著,不知不覺又沉睡了。
 
過了幾天,鐘會的傷終於好了,正在處理幾天積聚下來的政務。正在低頭奮筆疾書之際,耳邊突然被吹了口氣,鐘會別嚇得渾身冷顫。
“士季別來無恙吧,這麼快就好了伯約真的好歡喜哦。”薑維用似笑非笑的語氣把詞一個個送進鐘會耳中。
鐘會生氣地一拳錘在案桌上,另一隻手拿著毛筆正想向薑維揮去,可是被薑維巧妙地避開了,自己卻失去重心跌坐在地上。一抬頭,只見薑維背光站在自己面前,表情跟地獄般的那天如出一轍。鐘會的本能告訴自己這人很危險,快點逃。“可…可是受過英才教育的我才不怕你什麽呢…”鐘會戰戰慄栗地嘀咕著。他再一次認真打量眼前這個散髮著危險磁場的人,不對,這不是伯約,“你到底是誰!”鐘會鼓足勇氣指著那個人問。
“哈哈哈,士季你可真會說笑,我不就是你熟悉的姜伯約。”
“不對,伯約可是英姿颯爽的正氣凜然的人,雖然比不上我…”後面幾個字鐘會非常特意地加上了:“才不像是你這種滿身邪氣的怨靈。”
“士季這麼說很傷人心啊,居然說伯約像怨靈…伯約只是來幫士季完成心願的。”
“心願?我鐘士季哪有自己做不了的事情。”
薑維蹲下來和鐘會平視,很正經地對鐘會說:“伯約當然知道士季是有能之士,天底下哪有人能跟士季相比。可惜士季現在任司馬昭手下,還得對他唯命是從,伯約替士季覺得不值啊。伯約有個提議,不知士季可有興趣。”薑維故意停下來,看了看鐘會的反應,見鐘會饒有興趣地在聽,接下去說:“士季可在司馬昭面前告密說鄧艾想謀反,請兵討伐鄧艾,這樣既除了心腹大患,又能有兵馬在手,不是一舉兩得。而後再伺機取了司馬昭,這天下不都知道士季你的威名。”薑維說到了鐘會的心裡話,鐘會暗喜,默許了。
 
打敗鄧艾之後,鐘會手上兵權在握,自信滿滿地享受著把多年來的眼中釘剷除的快感。薑維微笑著走進帳中,逕自走到鐘會身邊坐下。
“伯約什麽事這麼高興?”鐘會看著身邊如沐春風的薑維問。
“因為士季高興,所以伯約為士季感到高興。”
“哦?”鐘會驚訝地看著薑維,可是那純真的笑容看起來一點也不假。“爲什麽這麼說?”鐘會繼續問。
“還記得剛歸降的時候我曾經說過只會拜倒在士季的威名之下,長久以來一直看不慣士季一直被鄧艾那廝欺壓著。現在可好了,士季終於把宿敵給清除了,不是應該慶祝下嗎。”說著拿起桌上的酒杯飲起酒來。
鐘會正滿足地點頭,突然一回神大叫起來:“喂!那不是我的酒杯…”還沒等他把話說完,嘴裡被灌入一股溫熱的液體。薑維抱著鐘會。兩人嘴貼嘴,薑維正把口中的酒慢慢灌進鐘會嘴裡。可是鐘會一時沒反應過來,舌頭條件反射把液體都擋在喉嚨之外,液體沿著嘴角一直往下流,一點一點沾濕了衣襟。待薑維把口中的液體全都送出去,兩人的衣襟都濕了一大片,接著舌頭在口中不斷纏繞,兩人開始欲火纏身,不能自拔。
 
完事後,鐘會躺在薑維懷中,兩頰緋紅,口中呼著熱氣。薑維把臉貼過去,眯著眼感受著他柔順的秀髮。
“士季,有沒有想過某天打敗司馬昭,奪得天下之後,要做什麽。”
“還用說嗎,當然是讓所有人拜倒在絕世奇才的我腳下。”
聽完薑維露出了悲傷的神情。鐘會似乎沒有察覺到薑維神色變化,繼續滔滔不絕發表他那宏圖偉略。
突然,帳外一傳令衝進來,嚇得鐘會馬上推開薑維,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服,若無其事地作翹起二郎腿一手托腮等著傳令報告。那傳令上氣不接下氣撲到在鐘會面前,驚慌地喊:“不好了,司馬昭親自領著十萬精兵朝這裡來了!”
“什麽?!”鐘會臉色發青,他知道自己的野心敗露,司馬昭正是來滅掉自己的。
在一旁的薑維冷冷地笑了,安慰驚慌的鐘會說:“這不正是個好機會嗎,反正士季也打算與司馬昭決一死戰,既然他來了,我們就把他的死期提早點吧。”
鐘會抬頭看著薑維,那鬼魅般的微笑讓他全身的血液幾乎要凝固了,可是事到如今,只能像薑維所說那樣先下手為強了。而眼前這個人讓他覺得危險,可是又不能或缺,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什麽時候被這亦正亦邪的美人緊緊地套牢了。
第二天,鐘會假傳太后遺照,說司馬昭意圖造反,要所有將士聯名討伐司馬昭。可是在他帶的將領裏面不少司馬昭的支持者,他們覺得事情有詐,拒不簽字。薑維對鐘會說把不肯簽字將領都殺了,可鐘會猶豫了。最終由於鐘會一直猶豫不決導致事情敗露了。
 
此時薑維正在鐘會帳中苦口婆心地勸說他要抓緊時間起兵,拖延只會讓自己陷於困境。突然帳外傳來一片吵雜聲,不久又響起短兵交接的聲音,兩人覺得大事不妙,連忙衝出帳外看發生何事。一拉開帳幕,一個人直向薑維飛來,薑維用長槍一檔順勢把那人打在地上。低頭一看,那人已經渾身是血,大概已經斷氣了。再看看帳外,火光四起,一堆士兵正在亂戰,可很明顯,向他們殺來的士兵占了絕對的優勢。有人看到他們走出來,對著同伴大喊:“看!叛國賊就在那裡,我們殺!”於是一班人向薑維和鐘會兩人湧過來。
見勢不妙,薑維馬上拉著鐘會殺出重圍。他揮舞著長槍向不斷湧來的士兵掃過去,可是那班兵士像螞蟻一般,打到了一批又有一批湧上來,薑維想殺出一條血路也很困難。另一邊,鐘會對接連不斷的攻勢開始有點招架不住,漸漸與薑維拉開距離,到後來兩人完全被沖散。
“啊!”突然聽到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,鐘會向聲音的來源望去,隱約望見薑維被一槍刺中胸口,口吐鮮血,當場倒地。
“伯約!”鐘會發瘋地撞開四周圍過來的士兵,手裡的劍毫無目的的亂砍。他想沖到薑維身邊,可是眼前那堆討厭的螞蟻似乎怎麼砍都看不完,每次砍了個空位剛想上前又被另一群螞蟻堵上,只能絕望地看著薑維漸漸冰冷的身體被敵人無情的刀劍剖開,然後發出已經完全被
廝殺聲淹沒的哀嚎。很痛,身體的痛覺神經抽動著,低下頭才發現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被一支鋒利的箭貫穿身體,箭頭還帶著血的溫度。
“伯約,別丟下我,很快我就來找你了。”鐘會笑了,因為他知道他不需要再拼命殺到他身邊,他們也可以在另一個世界相見。

PR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
無題

看到不少描写人物情绪的细节,非常有趣呢。
比起历史部分要更出彩www~
从结构上来看前期所占的比重较多。后期叛变稍稍仓促了些。不过很惨烈QAQ你这虐文虐的不是人物的心而是人物的身啊!黑化部分好灵异||||||||||
对比起之前的开篇,添了不少前因后果也让故事进行合理化。看来真的有很大进步呢-w-
小维的想法还是要等你的番外篇,这里描写太少了。多是钟会被耍的情绪上上下下的。356赋予他的性格发挥得淋漓尽致啊(是很可爱啦XD)
求黑化SM过程(鼻血)~~~写重口味的必经过程啊!

我也要努力写文了|||被卡很痛苦。

Re:無題

謝謝,看得人覺得有趣也不枉我死了這麼多腦細胞,不過不知道沒玩過這遊戲的人能不能get到笑點呢......
覺得寫小說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點人格分裂...我承認腦補的時候的確是人格分裂了,不過是分裂到小維的角色看著那死中二的反應(嚴重強調我可是很討厭那死中二!)
看完史實完全被歷史部份束縛了思想,很難發散,所以歷史部份都寫不了多少,還是那些書上沒說的過程比較好寫(所謂的同人都是這麼來的,很敬佩羅老師,根據歷史寫了這麼長篇的同人小說...)
後期是不會寫不想寫沒靈感寫,儘量想避免了虎頭蛇尾(雖然事實上還是這樣子)←這就是寫小說的人的心裡嗎?如果加上鐘會陷害鄧艾那段結構不知道會不會好點。
各種黑化洗白會在番外補完,敬請期待!
重口部份非常希望高手幫忙補完,我是沒這個功力寫啊~~~~~
s要加油,期待你的記敘文...

P.S.要是寫文有評論這麼順暢就好了

  • azlier
  • 2011.06.02 17:59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Next:
司馬兄弟
Prev:
逆轉檢事果然只是單純地榨取小禦的剩餘價值(最近看銀tama多了連標題都變成整句話)
Page:
Top:
S.Horizen

Calendar
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Recent Comment

[05/26 cyanwing]
[05/02 蛋]
[04/22 cyanwing]
[04/03 蛋]
[04/03 TAMA]

Profile

HN:
azlier
性別:
非公開
職業:
等退休
趣味:
打機 搞基 花癡

Bar Code

Search

P R

Designed by 0x85ab.